精打细算,90后负债率45

90后,一直是站在聚光灯下的群体,被质疑、被看衰,还被贴上“垮掉”一代的标签,当这代人遇到现象级的新事物——消费信贷,又被贴上了“高负债”、“超前消费”的标签,甚至还有“人均负债超12万元”这样的”惊人”数据支撑。

T+- (原标题:尼尔森报告:90后负债率45% 八成上班族月存10%以上收入)
【综合/观察者网
陈兴华】中国的90后/00后已经占据总人口的24%,他们将主导未来5-10年的中国乃至全球的消费格局。这一群体的消费心理和行为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关注。11月13日,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在京发布首份呈现中国90/95后年轻人消费信贷现状的报告——《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该报告基于尼尔森2019年9-10月对中国各线城市的3036名18-29岁消费者在线访问得出。图/光明网,下同约45%的年轻人有实质性负债《报告》显示,在中国的年轻人中,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已达到86.6%。不过在调研访问环节,43.3%的年轻人明确表示,“使用信贷产品是一种更精明的消费方式”。目前,年轻人获得贷款的渠道主要有三类:一是商业银行,通发放信用卡和消费贷款向年轻人提供信贷服务;二是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三是依托于电商平台、分期购物平台、网络小贷平台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如花呗、分期乐、宜人贷等。尼尔森消费者洞察研究总监何歆解读《报告》时说,数据虽然接近90%,但其中有近一半的人把信贷产品当作“支付工具”使用。只使用消费信贷并且在当月还清,并不产生利息。如果将这部分年轻人从负债人群中去除,那么实质负债人群将缩减为整体年轻人的44.5%。值得一提,调研数据显示,在去除“支付工具”的因素之后,工作90后有57%的比例存在实质性负债。这一比例远高于工作95后的39%和在校学生的21%。年轻人实质债务收入比12.52%舆论对年轻人借钱消费的质疑主要在于其偿债能力。此前网上曾出现“中国90后人均负债12万,占月收入比重高达1850%”的言论。因此,弄清年轻人真实的负债情况,对于洞察他们的消费现状及中国消费市场具有重要意义。以往,传统的调研是采用“总负债/总资产”计算公式。《报告》提到,由于年轻人才刚开始资产的积累,该指标并不适合他们,而首次引用了“债务收入比”(债务偿付额/可支配收入)这一新指标,更能够反映这个阶段年轻人的负债和还款能力。通过每月待还款金额占月收入的比重可测算,中国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
,其中13.4%的年轻人零负债。如果扣除掉消费信贷作为“支付工具”的部分,那么年轻人的实质债务收入比将降为12.52%;在校大学生的实质债务收入比为7.5%。《报告》指出,债务偿付额包括了房贷、车贷、信用卡、互联网分期、互联网小贷等。在信贷用途方面,62%的使用者会将互联网分期消费用于基本生活,而非追求“伪精致”。另外,12%的年轻人有房贷。且一线城市有22%的年轻人需要支付房贷,这一比例是三四五线的2倍。八成上班族月存10%以上收入调研发现,由于互联网分期消费使用更方便、支付更便捷,分期数量更灵活等优点,目前在年轻人的渗透率达到60.9%,高于信用卡的45.5%。另一方面,额度是互联网分期消费产品的主要劣势,当年轻人需要较大金额的消费时,依然会更多地选择信用卡。《报告》称,目前仍有23.5%的年轻人对信贷产品态度谨慎,通常在关键时刻才使用。尤其是学生,谨慎使用的比例超过40%,反映出年轻人消费行为相对理性。《报告》指出,绝大多数年轻人没有被负债拖垮,反而存下了不少钱。32%的年轻人表示有明确的存款计划,且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每月新增存款比例也有明显提升,6成学生和近8成上班族每月能存下10%以上的收入。从调研结果看,87%的年轻人近一年内从未出现过逾期现象,3.6%的人产生经常逾期和以贷还贷现象。在外界关注的年轻人“多头借贷”问题上,《报告》显示,10%的年轻人会同时使用两个及以上的网贷产品,使用3个及以上网贷产品的用户占比为3%左右。年轻人需合理使用信贷产品尼尔森的调研结果发现,相比没有任何信贷的年轻人,使用互联网分期产品和信用卡的年轻人在就业和收入方面都更有信心。在使用这些产品的用户中,35%的人对未来就业更有信心,45%的人对未来收入更有信心;而没有任何信贷的用户中,这两项数据分别为20%和25%。现实似乎印证了这一点,在一线城市、有着高收入、本科以上学历和海外经历的“高薪高知”人群中,拥有实质负债的人数比例通常高于“小镇青年”和低收入者。目前,消费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报告》指出,年轻一代巨大的消费力背后,信用消费成为消费升级的主要途径。与此同时,年轻人尤为需要注意的是,信贷产品的合规性以及避免非理性消费“陷进”。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曾指出,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的作用,就是帮助人们把“现在的需求”和“未来的钱”之间的矛盾协调好,让人提前占有各项社会资源,更好地实现资源的跨期配置。所以,合理地使用信贷产品,有助于年轻人更快实现美好生活。

然而,最近一份由权威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发布的报告显示,年轻人实质负债率为12.52%,并且多数年轻人会在免息内结清信用卡,把信贷产品当作“省钱”的支付工具使用。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

当舆论在批评年轻人在借钱消费,“负翁”,“精致穷”时。在年轻人眼里,这是他们更精明的生活方式。

01

年轻人群体信贷渗透率达86.6%

年轻人群体具备消费欲望,收入增长迅速,但在一定时期中,很多人不具备足够的消费能力,是消费信贷的主力军。

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就曾经提到,“人的一生中,最缺钱的时候就是年轻时,但这时候人力资本投资的必要性最高,消费欲望也最强,最需要花钱;而年老之后,虽然积累了一辈子财富,收入也最高,但是消费需要最低,消费能力和欲望都下降了,花钱的边际效用当然也递减。要按照自己‘一辈子的收入’来优化自己人生不同阶段的消费,而不是只按照现在的收入来安排消费和投资。”用好的未来的钱,有利于其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消费信贷被年轻群体广泛接受。

尼尔森最近发布的《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显示:年轻人中,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为86.6%,消费类信贷是占比最高的信贷类型;互联网分期消费产品的渗透率达到60.9%,而信用卡只有45.5%;42.9%的年轻人更喜欢或者只使用互联网分期消费产品,而只有23.8%表示更加偏好信用卡。

《报告》认为:以美国发展水平为标杆,中国消费金融行业仍有很大发展空间,随着消费转型升级,国人消费理念转变,互联网金融技术的全面铺开,以及征信的逐步规范化、社会化,中国消费金融行业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消费信贷在市场潜力毋庸置疑,从各大金融机构、互联网公司的布局热情以及各式各样的消费信贷产品就可见一斑。

澳门新普京游戏,消费信贷的崛起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不过在提到这一词汇时,听者多是喜忧参半:“喜”的看法是消费信贷让生活越来越方便,而且很多消费信贷并不需要用户承担成本,比如信用卡、花呗等产品的免息期设置,不仅没有增加债务负担,反而带给用户很多实惠;而“忧”的观点多是集中于用户的负债率、金融风险以及社会问题,甚至还曾有数据称:90后人均负债达到12.79万元。

乍一听,年轻人已经被高负债要压垮了,真的是这样吗?

02

年轻人实质负债率为12.52%

对于这个“90后人均负债超12万元”的说辞,舆论曾自发证伪,知名吴晓波频道曾发文溯源过这个说辞的来源,笔者将其简要整理如下:

“2016年2月,宏利保险(Manulife)发布的新一版“宏利投资者意向指数(MISI)”中提到,中国大陆年轻投资者的债务,达到月收入的18.5倍。随后,各类转载和引用将“18.5倍”的适用范围不断变更或扩大。

2018年9月,一个微信公众号引用了“负债收入比18.5倍”的说法,把千禧一代变成了90后,还引用了“2017年一线城市应届毕业生平均月薪6917元”,两两相乘,算出了12.79万元的人均负债。中国90后从此“人均负债12.79万元”,并且相关数据被冠以汇丰银行报告的名头。”

有了汇丰银行这个金字招牌,90后人均负债超12万元的说法,被广泛流传,不再有人关注这些数据的来源和真实性。”

《报告》虽然没有直接调查年轻人的负债数据,但却以债务收入比的数据,间接证明了“90后人均负债超12万元”失实。

相比于舆论喜欢运用的负债率和资产负债率两项指标,《报告》认为:债务收入比更能直观的反映出年轻人的真实生活现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