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普京app:大众点评不哭,探究新美大的第一枪

【中国经营网注】新美大成立之前,无论是美团还是大众点评,对外都以O2O平台自居,要做平台,对于闭环的建造应该是重中之重。合并之后两家推出了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点菜”功能。本文来自百度百家。  O2O闭环,一个上至BAT,下至创业公司都被神话的终极目标,真的要做到闭环,远不止现在看到的通过支付、团购、在线买单进行连接。从“去团购化”粗暴切开O2O行业的第一道豁口开始,就注定了商家需要不停地接受新的游戏规则。  新美大成立之前,无论是美团还是大众点评,对外都以O2O平台自居,要做平台,对于闭环的建造应该是重中之重。当外界都在对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之事加以瞻望之时,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点菜”功能诞生了,似乎可以看做是两家合并后的第一款重磅产品。  点菜是就餐环节中最普通的却始终绕不开的一环,无论怎么吃,都需要这一环节。倘若新美大通过点菜这样一个最简单也最痛点的产品培养出新的用户黏性,加之已有的预订、闪惠等其他一系列O2O服务,也许可以形成用户体验的深度闭环,或许也将成为新美大新征程的起点。  大众点评CEO张涛曾经说过,如若跟随“唯交易至上”的行业风向,所有人都会一起栽进竭泽而渔的坑里。新美大的第一步,看成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行业更加深入结合的第一步也许更加合理。  国情需求:“点菜”  点菜是一门学问,特别是在中国,川、鲁、粤、苏、闽、浙、湘、徽八大菜系,又辅之爆、炒、熘、炸、烹、煮、炖等做法,最终形成了中国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大众点评之所以能通过用户点评屹立12年不上市也未倒下,确实也有这部分的强需求存在的原因。  中国互联网近20年的发展历史中,基本都是将美国的某种模式复制到中国,投资人和创业者也都热衷于此道。但对于O2O,着实是个异类。被誉为“互联网女皇”的玛丽•米克尔在《2015年互联网趋势报告》里明确指出:“消费者期待能够更加省力且更具效率的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这将改变商业的基石”。但是,Yelp和Groupon这类已经上市的美国O2O公司,不仅表现乏善可陈,市值也远未体现出它们所面向的所谓“万亿级”市场规模,而订餐平台OpenTable失意退市、家政平台Homejoy停止运营等现象,更让中美呈现热冷两极。  中国的情况远比美国要复杂的多,不是一份炸鸡一块牛排就能解决的事情,Yelp专注点评,Opentable专注订餐,缺唯独没有出现一个专注点菜的企业。况且,中美两国的传统产业有着截然不同的历史和截面,现代管理学产生自美国的传统产业,《基业长青》是所有企业家的愿景守则,而中国的市场经济以上世纪九十年代为起点,刚学会蹒跚走路,随即迎头赶上互联网引起的又一次工业革命以及“颠覆式创新”,故而尤其是在O2O这样一个追求“改造传统产业”的领域,由于传统产业的所处阶段不同,中美的改造能力或是意愿也南辕北辙。  美团和大众点评基于餐饮展开的业务体系中,团购、在线买单是基础,而最近两年,大众点评投资了多家ERP公司,这是张涛试图改造商户传统模型的更远图谋。现在的“点菜”,使得用户可直接通过大众点评对商家的菜品进行下单,也更直接的让大众点评从最初的到店前决策转而成为更为深入的结合了到店后用户行为。  新美大合并前的两家公司均通过此种方式将线下商家搬至线上,以显示O2O平台的价值。时日累积,新美大乃至类公司们开始逐渐有了对地面商家的掌控力,但是其早期诸如各别商家需要电话预约、周六日不接待等等问题都会带来不可控的用户体验。  更为深入的掌控在
“闪惠”之后,它意味着大众点评更为深入的掌握了商家的支付流水,而这种从商家后端的直接掌控也就避免了团购模式中用户到店前会出现的诸多问题。  此次推出的”点菜“功能则是向到店前与到店后的双向推进,用户可以通过更加一目了然的方式选择自己喜欢的餐品,进而到支付,而商家端从菜品到支付都一律被控制在了大众点评之下,也是目前包括百度、阿里在内的互联网公司对商家的掌控最为深入的一次。  这是国情所需,必须有一个服务于餐饮业全链条的真正巨头出现。目前的新美大,应该最为适合。

2003年出生的大众点评,在张涛及其创始团队的庇护下成长至今已有12岁。第一监护人张涛生于1972年,31岁时留美回国创业至今已有43岁,已到不惑之年。

如今,点评已长大,拥有8000人团队,并选择与比自己小7岁、拥有15000人团队拥护的美团结婚。从此,36岁的王兴接替张涛对点评的监护权,将更加辛苦的带领美团和点评过日子。

美团和点评的结合,有祝贺也有唱衰。

祝贺方表示:强强联手会更强,以两者共有的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的观点为代表,他认为,竞争对手之间的合并是相当自然的事。在欧美市场,类似的事件天天发生,人们也看到了这样做创造的协同效应;在中国的传统行业中,兼并的脚步有些太慢了。现在有相当数量的传统企业正面临着困境,可即便如此,这些公司也并不觉得有进行兼并的必要。

唱衰方表示:时间总把一些往事搞得啼笑皆非,有一些近在咫尺的机会,错过了就无可挽回。大众点评2011年未如愿上市,2013年拒绝百度20亿美金收购,拆公司VIE架构准备国内战略新兴版上市失败后与美团合并。以“慢”著称的点评会拖慢美团的发展速度,削弱创业激情;也不一定十拿九稳成为BAT之外的网络世界第四极。

对于褒贬不一的点评以及私人聚会上纵情洒泪的张涛和点评人,我一直想写点什么,但又不想以成败论英雄。毕竟从一个C端用户到B端用户再到报道它的第三方,见证了它良好的客户口碑、十年名企的辉煌时刻,也从其内部员工那里知道了点评的人文情怀,在实际接触中感受到了张涛的nice,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点评也实实在在启蒙引领了整个行业。

客户口碑

商户很在意点评上的评价;用户愿意参照点评选餐厅。

初到北京之时,在北京的南锣鼓巷做过一年茶餐厅,由于地处偏僻的胡同,来往的客人多数是通过网络而来,一类是团购;一类是口碑。

茶餐厅为保证餐品质量将团餐和正常的餐品不做区分,唯独茶不做折扣。当时来谈团购的平台很多,为了为餐厅拉新引流量,我们选择了不排他性,分别在美团、大众点评、窝窝、拉手、丁丁团购,其中的细节是茶餐厅只在美团网站上线的第二天,其他团购网站纷纷赶来。从实验的结果来看,当时确实是团购的客人从美团来的最多,从丁丁来的最少。但店里只鼓励客人在大众点评上进行点评,并送红茶小样,一旦出现差评便绞尽脑汁道歉解决,因为用户可能不会因为好评而选择一家餐厅,但会因为差评而拒绝一家餐厅。

后来随着客人的增多、排长队,我们开始拒绝团购的客人,他们的客户经理给我们的建议是设限即可,即在茶餐厅显示的页面不写明“免预约”,并限制节假日使用优惠券。的确,我们是这样做的,但总有些不看说明甚至到店后团购的客人需要被意外接待。由于茶餐厅只有三张吃饭的桌子,客人也足够多,我们选择只在团购网站引流恕不接单客人,但接受大众点评预约的客人。因为预约而来的客人基本都是团队聚餐,质量和客单价都较高,这对于私房菜类的餐馆来说最合适不过。

在接触过更多的同类商家后,发现大家对于团购和点评的态度都是一样了,甚至会请朋友到点评网站刷好评,但最终多会抵制团购消费。这不是网站的对与错,是商业模式的问题。

人文情怀

点评内部很有人文情怀,每逢大小节气点评都不会错过。

业内对点评的内部文化有褒有贬,比如多有信仰、较温和、缺乏狼性,这是创业公司的致命伤。对于点评而言,创业精神被削弱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比如上市失败的信心、时间的冲刷、财务自由的舒适、上海的小资、成功的光环等。这些让创业的赌徒们开始变得平静、懈怠,变成了温水中的青蛙,等凶猛的猎物、滚烫的沸水接踵而至之时已无力逃脱。

这不只是点评的问题,是任何一个“老”企业都正在经历过着或已经经历过的事情。但恰恰是这些温和、信仰的特质,让点评内部相对稳定。点评内部洋溢着一股大家庭的味道,类似百姓网创始人王建硕描述的场景:公司百十号人,相敬如宾,偶尔来北京参会感受一下创业的氛围,但很快又会逃离,否则会变的很膨胀像打了鸡血一样,回到上海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踏踏实实。

一位点评内部创始人告诉我,“涛总外出的时候会带礼物分给大家,到了圣诞节等一些节日的时候,涛总会扮演圣诞老人给大家派发圣诞爷爷送来的礼物。”这个大家口中的“涛总”就是点评创始人张涛了。

点评的人文情怀是上海这个城市、涛总这个人以及他的创始伙伴们给予的。

创始人nice

“涛总人很务实,对员工很好,没有老板架子,像朋友,是个好老板”。

曾经在美团点评宣布合并后张涛在公司内部传达的邮件有这样一句原话:“宁可牺牲一部分运营效率,也要确保员工不流失……”。选择让点评和美团合并,是商人在这个阶段做出的明智选择,只有这样才更容易继续融资继续发展,且近期美团点评已在洽谈新一轮融资并计划明年上市。如果点评可以顺利赴美上市,对于张涛的退出、点评的“寄人篱下”也算是一种安慰。

就像张涛邮件里说的,要保证员工的利益。这其实很难做到,当“孩子”不再是自己呵护的时候,“祈求”别人是没用的。但张涛还是这么说了,相信不只是为了稳定人心,是内心真正的呐喊。

一位点评内部的员工与我讲,涛总是一个没有老板架子的BOSS,对员工很好,有时候像朋友一样亲切,是个好老板。在我与张涛简短的对话中发展,他们所言非虚。周围的记者朋友们也亲切的称呼他为“涛总”。

经过一番调查:如果用词形容张涛的话,是“务实”、“温和”、“自我”、“ni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